• <th id="q0dj2"><track id="q0dj2"><dl id="q0dj2"></dl></track></th>

  • <tbody id="q0dj2"><noscript id="q0dj2"></noscript></tbody>

  • <tbody id="q0dj2"></tbody>
  • 國粹云

    熊家慶《南陽關》全劇劇本

    國粹云 http://www.jhsqhg.com 2019-01-06 22:39 出處:網絡 編輯:@國粹云
    微信號xiongjiaqing0202   改 編 歷 史 劇《 南 陽 關 》全 劇 劇 本 (根據評書《興唐傳》京劇《南陽關》改編)

    微信號xiongjiaqing0202

      改 編 歷 史 劇《 南 陽 關 》全 劇 劇 本

    (根據評書《興唐傳》京劇《南陽關》改編)

    劇情簡介:
    隋,仁壽四年,楊廣弒父鴆兄篡位,伍建章金殿拒擬草詔,反指楊廣作為,楊廣惱羞成怒,將伍建章敲牙割舌處死,并株及滿門。為絕后患,楊廣命韓擒虎為帥剿殺伍建章鎮守南陽關的兒子——伍云召。
     
    伍云召聞知楊廣篡位、家門盡株后,憤極而反。最終,因不敵隋軍棄城而走(李氏夫人墜樓)。宇文成都在后窮追不舍,被朱燦扮周倉嚇退。伍云召將子伍登托與朱燦收養,投奔其岳父——河北鳳鳴關李子通處。
     
    主要人物簡介(按出場先后順序):
    楊   廣(凈):三十六歲,暴君
    伍建章(老生):六七十歲,伍云召之父,忠孝王
    宇文成都(凈):三十歲左右,宇文化及之子,隋無敵大將軍
    楊  素(丑):五六十歲,楊堅胞弟,越王,讒臣
    宇文化及(凈):五六十歲,宰相,讒臣
    麻叔謀(丑):二十多歲,宇文化及義子,鎮殿將軍
    張  衡(老生):三十多歲,左仆射(pu’ye),讒臣
    邱  瑞(老生):六七十歲,昌平王,忠良
    韓擒虎(老生):六七十歲,伍建章金蘭兄弟,上柱國
    尚師徒(老生):三十歲左右,鎮殿將軍,四寶將
    伍云召(老生):三十歲左右,伍建章之子,南陽侯
    李鳳蘭(旦):三十歲左右,伍云召夫人
    靈  芝(旦):十六、七歲,李鳳蘭侍女
    伍  保(凈):二十多歲,伍府家將
    祝  韌(凈):三四十歲,韓擒虎心腹大將,喬裝行客商旅
    朱  燦(凈):三十歲左右,市井布衣
     
    注  釋: 隋唐話本流傳紛雜,眾說紛紜,關于《南陽關》一節更是各口一詞,作者創作該劇時,在尊重傳統評書
            《興唐傳》精髓和保留傳統京劇《南陽關》菁華的基礎上,對很多情節進行了重新編排。

    【 第 一 場   捐  軀 】
           (幕啟
           (楊廣正居龍位,兩側宮娥、太監、殿前武士,文武持笏列站兩班
    楊  廣     伍建章,孤命你代為草詔,頒布天下!
    伍建章     我若不從呢?
    楊  廣     哼哼,只恐這金殿之上,由不得你!
    伍建章     也罷!筆墨伺候?。ㄎ榻ㄕ虏菰t狀,畢)
     昏王,你要的詔書,草好了哇!
    楊  廣     呈來我看!(左太監,將詔書轉于楊廣)
               喳、喳、喳、喳……老兒大吔膽!
         (西皮散板)自恃功高藐皇上
                     借擬草詔罵孤王
                     頓時火冒三千丈
                     定斬老兒伍建章
         (白)御林軍走上?。ㄋ挠周娚希?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御林軍(同)參見萬歲?。ü颍?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楊  廣      將伍建章綁了,敲牙割舌,凌遲處死!(御林軍同允,起)
    伍建章      哈哈、哈哈,哈哈哈……呸!
         (西皮小導板)相貂拋地哈哈笑
          (西皮快板) 亂臣賊子休自豪
                       大行文帝多偉懋
                       萬國衣冠俯首朝
                       阿摩敗德悖人道
                       罄竹難書罪滔滔
                       我縱化作杜鵑鳥
                       啼血也要叫幾遭(示意服刑,四御林軍與伍建章上刑)
          (念)正是:生為國效力,死為國捐軀
    御林軍      走?。ㄎ榻ㄕ骂D足、回首嗔目,御林軍懼,退;伍建章虎步龍驤下,御林軍隨后下)
    楊  廣      老兒不識時務,氣煞我也!宇文成都何在?
    宇文成都    臣在?。ǔ霭啵?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楊  廣      孤命你,帶領五百御林軍,圍剿伍府,趕盡殺絕!
    宇文成都    效旨?。ㄋ挠周娚?,馬童與宇文成都帶馬提镋,引宇文成都下)
    宇文化及    臣啟萬歲,那伍建章之子伍云召,遠鎮南陽,勇冠三軍。若不早除,必為后患??!
    邱  瑞      臣啟萬歲,國喪未畢,又動戈戟,只恐于社稷不利!伍云召無名鼠輩,縱興起妖風,結來烏合之眾,
     這螻蟻焉能撼泰山!
    楊  素      昌平王此言差矣!豈不知:楚余三戶,誓滅強秦??!
    張  衡      萬歲本當傳旨,押解罪臣之子,回京問罪,斬草除根,庶無后憂!
    尚師徒      微臣不才,愿討一旅之師,踏平南陽關,生擒伍云召見駕!
    楊  廣      孤素聞:伍云召文有經天緯地之才,武有萬夫莫敵之勇。此番征南,只恐,非上柱國韓擒虎前往,
                 不能取勝也!
    韓擒虎      哎呀萬歲!老臣早已是桑榆暮景,國家大事,不敢剛愎自用,萬歲開慧眼,另選其能!
    楊   廣      噯,老將軍年邁,師徒可為先行,鞍前馬后效勞!
    宇文化及     臣愿,再舉薦一員上將隨行,敢保旗開得勝!
    楊   廣      丞相舉薦何人?
    宇文化及     鎮殿將軍,左班長——麻叔謀!
    麻叔謀       哼?。蛄讼聝善残『樱?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宇文化及     此人,血氣方剛,武藝高強,使一桿丈八蛇槍,萬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
    麻叔謀       萬歲爺,給年輕人個表現機會吧!
    楊  廣       也好!就命上柱國韓擒虎為帥,尚師徒、麻叔謀左右先行,興師十萬,戰將百員,即日兵發南陽關!
    韓擒虎       萬歲……
    楊   廣      嗯——怎么,你也敢抗旨不遵?
    韓擒虎       不敢,不敢吶——(韓擒虎接過圣旨)
    麻叔謀
    尚師徒(同)元帥,校場點兵吧!
    韓擒虎      唉?。n擒虎下,尚師徒、麻叔謀隨后同下)
    楊  廣(念)正是:順孤者昌逆者亡
    群  臣(念)明哲不效伍建章
    楊  廣      卷簾退班!
    群  臣      吾皇萬歲!
    楊  廣      哈哈……(燈光暗,幕閉)

    【 第 二 場   聞  耗 】
             (幕啟
             (書童上,伍云召隨后上
    伍云召(西皮快三眼)殘云收盡溢寒漏點如倦
                        想起了朝閣事夙夜難眠
                        都只為賊楊廣蓄意謀篡
                        怕國家要危亡旦夕之間
                        我有心替主爺反正撥亂
                        南陽侯也不過簾外之官
                        喜夫人十月胎(西皮二六)一朝分娩
                        命伍保報喜訊快馬加鞭
                        終日里倚閣樓望穿雙眼
                         待等得雙親至膝下承歡
            (書童歸內站,伍云召歸內,坐,批覽案卷,少時,書童困,伍云召示意,書童下
            (片刻,內打三更,伍云召疲倦,側伏書案
    李鳳蘭(內)靈芝
    靈  芝(內)有
    李鳳蘭(內)帶路
    靈  芝(內)是啦(李鳳蘭捧羹、靈芝抱伍子同上)
    李鳳蘭(二黃搖板)聽譙樓打三更霜寒露重
                      怕侯爺他又要挨到天明
                      忍病痛挑夜燈煮豆為羹
                      提羅裙囑靈芝蓮步放輕
    伍云召      啊,孽障看槍!
    李鳳蘭      官人……
    伍云召      唔——哎呀!卻是夫人到了!
    李鳳蘭      啊侯爺,您這是怎么了?
    伍云召      唉呀,夫人??!適才三更時分,偶得一夢,家門遭了血光之災!
     李鳳蘭      侯爺終日,殫精竭慮,想必是一時心神恍惚,切勿見疑?。ㄅe案齊眉)
    伍云召      嗯,言之有理?。ㄎ樵普儆酶?,罷)
                夫人產后中風,寒邪入骨,下官公務繁忙,連日不曾問候,反勞夫人,深夜調羹,實教卑人,
                于心不安吶!
    李鳳蘭      侯爺哪里話來,有道是:恩愛夫妻相敬如賓?。`芝抱伍子給伍云召看,其樂融融,伍保上)
    伍  保(念)狂風驟雨來得急,無端大禍平地起
          (白)侯爺哪里,侯爺哪里?
    李鳳蘭      伍?;貋砹?!
    伍  保      啟稟侯爺、夫人:大事不好了??!
    伍云召      何事?驚慌!
    伍  保      楊廣篡位,太老爺不愿扶保,被昏王敲牙割舌,斬首午門了??!
    伍云召      你待、怎講——
    伍  保      斬首午門了!
    伍云召      豈有此理!
          (西皮散板)聽一言不由人氣裂肝膽
                      傷心淚一點點拋灑胸前
                      我父子為楊氏身經百戰
                      拋頭顱灑熱血掙來江山
                      楊廣賊做此事天怒人怨
          (白)哎,爹爹呀?。ㄎ樵普俟?,李鳳蘭、伍保、靈芝同跪)
           (西皮散板)九泉下恕孩兒無力回天(伍云召起,李鳳蘭、伍保、靈芝同起)
                      咬住仇銜住恨我把伍保喚
                      京城事對侯爺細說根源
    伍  保      侯爺容稟!
          (西皮散板)宮廷風云多變幻
                      楊廣弒父篡龍權
                      忠孝王爺罵上殿
                      昏王斬首(西皮流水)午門前
                      覆巢之下無完卵
                      三百余口盡株連
                       宇文化及進讒言
                      楊廣圣旨下金鑾
                      戰將百員兵數萬
                      捉拿侯爺回長安
    伍云召      哦——(驚、恐、憤、恨齊涌心頭,舞水袖、髯口,昏厥)
    李鳳蘭    
    伍  保(同)侯爺醒來,侯爺醒來!
    伍云召(西皮小導板)三魂飄渺七魄散
           (西皮散板) 歇斯底里問蒼天
    李鳳蘭(西皮散板)事至此勸侯爺當機立斷
    伍  保(西皮散板)何不學黃飛虎反出五關
    伍云召      好哇!
    (西皮散板)君王失政臣不伴    
    (白)家將來見!
    伍  保      家將來見?。ㄋ募覍蛇吷希?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四  將      參見侯爺?。ㄍ颍?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

    伍云召      眾將??!
          (西皮快板)侯爺言來莫膽寒
                      楊廣弒父龍位篡
                      全將是非混一潭
                      我父不保反被斬
                      傳旨又剿南陽關
                      有心揭竿起兵變
                      可愿隨爺反長安
    四  將      我等誓死追隨!
    伍云召      如此,杏黃旗高掛城樓,伍云召要為父報仇,吊民伐罪?。ㄋ膶⒃?,下,伍云召左右各一望)
                伍保!
    伍  保      侯爺!
    伍云召(西皮搖板)南陽關據地利依仗天險
                      須知道兵未行糧草在前
                      陀螺山還勞你替我拜見
                      伍天錫雄闊?;鹚倬仍?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伍   保     甘愿效勞?。ㄏ?,伍云召一望)
    李鳳蘭(哭)侯爺!
    伍云召(哭)夫、人吶!
          (西皮散板)設靈堂先把咱雙親祭奠
                      愿二老升九天位列仙班(同下)

    【 第 三 場  進 軍 】
            (四武堂上,四龍套上,尚師徒、麻叔謀同上,中軍上,韓擒虎隨后上
    韓擒虎(引子)離卻了,九闕圣地。到南陽,風光旖旎
    尚師徒
    麻叔謀(同)參見元帥!
    韓擒虎      站立兩廂!
          (詩)旌旗蔽日馬嘶哮
                刀光劍氣凌天霄
                十萬貔貅似虎豹
                耀武揚威逞英豪
    (白)本帥,韓擒虎。只因,老主晏駕,新君登基,伍建章借擬詔書,口誅筆伐。圣上降罪,將其滿門
    三百余口,俱都斬盡殺絕。為除后患,命本帥興師南下,擒拿伍云召回京問罪。早年,我與伍建章
    乃是刎頸之交,今,他家門罹難,我豈忍再斷其后裔。故而,一路之上,五里一扎營,十里一下寨,
    屈指算來,已有月余,像那伍賢侄恐是早已聞風而走了。正是:天地存正氣,公道在人心!
    尚師徒      啊元帥:既到南陽關,就該速戰速決,早日回京復命才是!
    麻叔謀      是??!再不出兵,眼看煮熟的鴨子也要飛啦?。槭逯\學鴨子介)
    韓擒虎      嗯——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知己不知彼,戰則必敗。二位先行,稍安勿躁,且聽探馬一報!
    探  馬(內)報——(探馬上)
    啟稟元帥:伍云召盤踞南陽,高掛杏黃旗,揚言:替天行道,為父報仇!
    韓擒虎      啊——再探?。ㄌ今R允,下)
    尚師徒      如此飛揚跋扈,哪里容得!
    麻叔謀      禿子打傘——無法無天了他!
    韓擒虎      哼哼哼,好啊惱!
    (西皮散板)云召做事性孤傲
                      燕雀不知天多高
                      螳臂當車實堪笑
                      飛蛾撲火禍自招
    (白)來,傳我將令,整頓旗鼓,兵發南陽關!
    中  軍       ??!元帥有令:整頓旗鼓,兵發南陽關?。▋葢?,四綠龍套上,與三人帶馬)
    韓擒虎(混江龍牌)休怪我,鄉利倍義
    尚師徒(混江龍牌)皆是他,咎由自取
    麻叔謀(混江龍牌)管教你,肝膽涂地
    韓尚麻(混江龍牌)將帥們,同心協力(韓擒虎下,尚師徒、麻叔謀同下,龍套下)

    【 第 四 場   面  伯 】
    伍云召(內西皮導板)恨楊廣斬忠良讒臣當道(白龍套引伍云召上城,綠龍套、麻叔謀、尚師徒、韓擒虎上)
             (哭頭) 爹娘??!
         (西皮原板)嘆雙親不由人珠淚雙拋
                      手扶著垛口往下瞧
             韓擒虎雖年邁殺氣高
              尚師徒跨下虎類豹
                      麻叔謀使長槍鞭插在馬鞍鞒
                      兩員先鋒把帥保
                      耀武揚威逞英豪
             搌干了淚痕伯父叫
        (西皮二六)侄兒有言稟年高
             自古道為臣盡忠子盡孝
             也不枉在人間走一遭
             我的父忠心把國保
                      敲牙割舌為的是哪條
              護家四將俱斬了
             我那年邁的娘(西皮快板)也受那一刀  
                      到如今就該把氣消了
                      兵困南陽為哪條
                      世代的忠良難話表
                      教兒淚拋不淚拋
    韓擒虎(西皮快板)賢侄敢說不知曉
                      你父金殿欺當朝
                      罵得新君龍顏惱
                      敲牙割舌把家抄
                      宇文化及呈一表
                      定要斬草不留苗
                      羅網罩住金絲鳥
                      量兒插翅難脫逃
                      代父請罪多哀告
                      匍匐丹墀求恕饒
    伍云召(西皮快板)老伯父把話講差了
                      侄兒言來聽根苗
                      楊廣野心忒不小
                      弒父鴆兄篡龍朝
                      我父不愿擬草詔
                      拔掉口舌把牙敲
                      含冤的一家老和小
                      三百余口暴尸在荒郊
                      老伯父全不念兒孤窮無告
                      可憐我剛落草的嬌兒還嗷嗷在襁褓
                      發慈悲放兒一條方便道
                      我與你塑金身像掛袍晚點燈早把香燒,饒是不饒
    韓擒虎(西皮快板)侄兒城樓苦哀告
                      我與他父似同胞
                      歃血為盟百世好
                      豈忍斷他后裔苗
                      開言忙把(西皮搖板)先行叫
                      一殿之臣你們是同僚
                      投井下石不仁道
    尚師徒       元帥??!
    (西皮散板)莫拿往事論今朝
                       打蛇不死反被咬
     麻叔謀(西皮散板)食王的水土當效勞
                       抗旨不遵腦袋掉
    韓擒虎       唔呀!
          (西皮散板)休怪老夫不肯饒   
    伍云召       好哇——惱!
           (西皮散板)好話講的有多少
                       人情看得比紙薄
                       三軍與爺擂鼓噪
                       槍對槍來刀對刀
           (白)開關?。料?,燈光暗)

    【 第 五 場   旗  開 】
            (綠龍套上場門,白龍套下場門同上
            (伍云召、尚師徒同上,開打,尚師徒敗,麻叔謀上
    麻叔謀      丟人現眼,以為自己是金子總想發光,其實你是爛泥扶不上墻,哪兒涼快哪兒待著,瞧我的!
    呔,大個兒過來!就說你呢還看什么??!
    伍云召      來將通名!
    麻叔謀      好啊,你連我你都不認識,你還在圈兒里混??? 看電視嗎?
    伍云召      休得啰嗦,槍下不收無名之鬼!
    麻叔謀      小子可以??!站穩了,說出來栽你一跟頭!俺乃北京京劇院后起之秀,知名丑角演員XXX扮演的麻叔謀!
    伍云召      哈哈,當世英雄豪杰,我是無一不知,無一不曉,卻不知還有個叫麻叔謀的!
    麻叔謀      好哇,你小子敢瞧不起我!你不知道我,提我干爸爸嚇得你渾身發抖!
    伍云召      哦,倒要領教??!
    麻叔謀      我干爸爸就是皇上欽封有天下第一大將軍之稱的宇文成都之父,萬人尊仰的一代名相宇文化及!
    伍云召      啊宇文化及的干兒子!
    麻叔謀      勸你乖乖的束手就擒,要不然你看我這馬,是噠噠噠,你看我這槍,是噗噗噗,要讓你血流一地!
    伍云召      哼哼,若是別人,饒你不死,提起宇文化及,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麻叔謀      好,給臉不要臉!說時遲那時快,待我催開坐下戰馬,手執一桿丈八蛇矛,取你性命來也!
    (開打,麻叔謀敗,伍云召挺槍欲刺麻叔謀,韓擒虎上擋?。?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韓擒虎      還不退下!
    麻叔謀      小子,今兒不是趕上我跑肚拉稀,老早的就把你撈下馬了!
    伍云召      伯父何苦逼兒太甚!
    韓擒虎      哎呀伍賢侄??!南陽關,彈丸之地,難成大事,以卵擊石,勝敗可知。老夫,念及舊情,速去打點,
    棄城逃走了吧!
    伍云召      貓哭耗子,假慈悲!看槍?。ㄩ_打,韓擒虎戰不幾合佯?。?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韓擒虎      本帥年邁,氣力不佳,兵退十里扎營,來日再戰?。執自?,下,韓擒虎下,伍云召會意點頭)
    伍云召      鳴金收兵?。料?,幕閉)

    【 第 六 場   增  援 】
             (二幕外
             (八龍套上,馬童上,宇文成都上
    宇文成都(念)何懼山高路遙,要拿叛臣回朝
             (白)某,隋朝第一無敵大將軍宇文成都。奉了萬歲旨意,二路兵馬前往南陽關捉拿伍云召。人馬已齊,
                   事不宜遲,速速趲行者?。ㄍ?,二幕啟)
    (龍套兩邊上,韓擒虎內嗽,下場門上
    韓擒虎(西皮原板)伍賢侄占地利困獸猶斗
                      他視死如歸要為父報仇
                      這時節倒教我跋前疐后
                      事至此也只得順水行舟(尚師徒、麻叔謀同上)
    尚師徒(西皮搖板)說什么撒下了天羅地網
    麻叔謀(西皮搖板)卻不見伍云召出城投降
    尚師徒(西皮搖板)無奈何催元帥奏明皇上
    麻叔謀(西皮搖板)但愿得早日離開這鬼地方
    尚師徒
    麻叔謀(同)參見元帥!
    韓擒虎      罷了,兩廂有座!
    尚  麻(同)謝元帥!
    韓擒虎      二先行傷勢如何?
    尚師徒      皮肉之傷,何足掛齒!
    麻叔謀(同)銀槍刺骨,久調不愈??!
    韓擒虎      二先行,乃我肱股,要多加保重,為本帥分憂??!
    尚師徒      那是自然!
    麻叔謀      啊末將斗膽,敢問元帥,近日陣前勝敗如何???
    韓擒虎      嗨!屢敗屢戰,屢戰屢敗,說來慚愧,不提也罷!
    尚師徒      不知元帥,下步作何打算?
    韓擒虎      只有坐觀敵變,以靜制動!
    尚師徒      以靜制動,豈不是反主為客?
    韓擒虎      依先行之見呢?
    尚師徒      理當拜本回京,乞增援兵才是!
    韓擒虎      先行此言差矣!
    尚師徒      元帥賜教!
    韓擒虎      當初征南,是二先行毛遂自薦,奮勇爭先,如今兵敗,拜本回京,圣上降罪,還要連累老夫不成?
    尚師徒      這個?
    麻叔謀      別說了,他那兒動了肝火,中午飯甭打算吃了你!
    尚師徒      這便如何是好???!
    探  馬(內)報——(探馬上)
                啟稟元帥:無敵將軍到!
    韓擒虎      嗨嗨,又來了個趁火打劫的!二先行回避,儀仗相迎!
    探  馬      儀仗相迎?。ㄏ?,麻叔謀、尚師徒同下,龍套、馬童引宇文成都上)
    韓擒虎      我看天寶將軍哪里?
    宇文成都    我看老元帥哪里?
    韓擒虎      將軍!
    宇文成都    元帥!
    韓擒虎      請
    宇文成都    請?。ㄟM帳)
    韓擒虎      請坐
    宇文成都    有座
    韓擒虎      不知將軍駕到,有失遠迎!
    宇文成都     豈敢、豈敢!
    韓擒虎       將軍,不在長安,陪王伴駕,到我軍中,有何貴干?
    宇文成都     元帥出兵,一月有余,不見捷報回京,但不知陣前勝敗如何?
    韓擒虎       哎,將軍有所不知??!南陽關,難攻易守,軍民皆兵,眾志成城;伍云召,殺法驍勇,一夫當關,
                 萬夫莫開。再看老夫,發如三冬雪,須似九秋霜,空懷凌云壯志,實乃心有余而力不足。正是:
                 少年休笑白頭翁,花開能有幾日紅噢!
    宇文成都     元帥不必煩惱,待某明日披掛,再次征討!
     韓擒虎       嗯,有無敵將軍相助,老夫,我功成矣!下面聽著:酒宴擺上,與無敵將軍接風洗塵?。▋葢?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宇文成都     到此就要叨擾了哇!
    韓擒虎       哪里話來!將軍鞍馬辛勞!隨老夫來呀!
    宇文成都     老元帥請?。ㄓ钗某啥?,韓擒虎同下,龍套同下,幕閉)                 
    【 第 七 場    會  都  】
            (四綠龍套引宇文成都上,宇文成都舞镋,亮相
    宇文成都    罵?。ㄋ凝執變蓚€一隊,兩個一隊罵關,四白龍套引伍云召舉槍下場門上,勒馬)
    伍云召      吁——
    宇文成都    呔!迎面來的可是伍云召!
    伍云召      明知故問!
    宇文成都    嘟!大膽伍云召,父子兩代,食王俸祿,不思報效,反而擁兵作亂,該當何罪?
    伍云召      你且住了!楊廣爭宮,雞犬不寧;弒父鴆兄,狼心狗行;如今當政,涂炭生靈,怨聲載道,
                惡貫滿盈,人人可得而株之!伍云召吊民伐罪,為父報仇,興仁義之師,討無道之主,何罪之有?
    宇文成都    任你巧舌如簧,某家兵馬已到,勸你反戈倒甲,免得一死;如若冥頑不靈,踏破城垣,俱為齏粉!
    伍云召      哼哼!大言不慚!撒馬一戰?。ㄩ_打,槍镋相交)
                殺?。執讱⑾?,宇文成都、伍云召開打,伍云召佯敗下,宇文成都追下)

    【 第 八 場   誘 敵 】
              (龍套殺上,過場下,伍云召上
    伍云召(西皮快板)龍虎斗還不知鹿死誰手
                      學昔日楚霸王破釜沉舟
                      觀白云斯須間變成蒼狗
    宇文成都(內)伍云召,哪里走!
    伍云召(西皮散板)笑魚兒逐釣餌步步上鉤(宇文成都上,開打,伍云召?。?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白)殺?。ㄋ膶⒎稚蠄鲩T、下場門同上,將宇文成都圍困垓心,開打)
                    (宇文成都不敢戀戰,且戰且退下,四將追下,伍云召追下)                     
    【 第 九 場   接 應 】
           (四綠龍套上,引尚師徒上
    尚師徒(念)兵合力不齊,各自懷心機
          (白)某,尚師徒。只因,伍云召,盤踞南陽,興風作浪。金殿奉旨,保帥千里遠征。只說,旗開得勝,
    怎奈,伍云召殺法驍勇,連見數陣,屢戰不捷。今有,金镋無敵上將宇文成都二路兵馬前來助陣,
    自詡:手到擒來。曙光破曉,鳴鼓進軍,日薄西山,不見回營。想那宇文成都,一介匹夫之勇,
    才智不及中人,伍云召,狡黠乖張,詭計多端, 恐有差失。故而,元帥帳前,討來五百步兵,
    前來接應。我說眾將官!
    伍云召(內)宇文成都,哪里走!
    尚師徒      哎呀且住了!你觀遠方,塵土飛揚,宇文成都被伍云召追殺得落花流水,俺何不上前助他一臂之力!
                眾將官?。執自剩?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救援者?。ㄋ木G龍套引尚師徒同下)
    【 第 十 場   暗 算 】
            (宇文成都上,伍云召追上,開打,伍云召敗,四將上,開打
            (四將同舉雙錘、雙斧、雙锏、雙戟,宇文成都架金镋
            (伍云召搖槍直取宇文成都,尚師徒急上,橫槍擋伍云召,同開打,宇文成都下,四將追下
            (伍云召、尚師徒開打,尚師徒敗至上場門,甩流星鏢
    尚師徒      著?。ㄖ形樵普僮蟊郏?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伍云召      ?。。ㄉ袔熗綋u槍直取伍云召,伍云召敗尚師徒,卻不敢戀戰)
                收兵?。ㄎ樵普傧?,尚師徒追至下)
            (四將上場門上,宇文成都追上,開打,四將俱被殺,綠龍套引尚師徒同上
    尚師徒      大將軍!
    宇文成都    嘟!到此作甚?
    尚師徒      助大將軍擒賊立功!
    宇文成都    我呸!某橫勇無敵,哪個要你多事?
    尚師徒      該死!該死!
    宇文成都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兵困南陽,來日破城?。ňG龍套同允,亮相,幕閉)

    【 第 十一 場   送 信 】
           (四龍套挑燈上,韓擒虎上
    韓擒虎(西皮搖板)非是我絕情義見死不救
                      怎奈何尚師徒宇文成都麻叔謀
          (白)哎,伍賢侄被困多日,不降不戰,只恐難以持久,有心思一妙計,救他出關,怎奈耳目甚多,
                一個個虎視眈眈,倒教我也愛莫能助??!
    龍  套(內)滿上、滿上!
    宇文成都(內)不能再飲了,王命在身,酒醉誤事,來,攙扶回營!
    龍  套(內)?。。ㄋ凝執讛v宇文成都上,宇文成都吐酒)
    宇文成都(西皮散板)葡萄酒夜光杯伶仃大醉
                        身好似云中燕兩眼發黑(龍套攙扶下)
    尚師徒(內)巡營者?。ㄋ凝執滓袔熗缴希?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      (西皮散板)寒風吹一陣陣透徹鐵衣
                      終日里思妻兒熱淚雙滴
    龍  套      將軍,我等好苦??!
    尚師徒      哎也罷,走馬觀花,做個樣兒,一同回營安歇了吧!
    龍  套      是?。ㄋ凝執滓袔熗较拢?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麻叔謀(內)都小聲點兒,再嚷嚷不帶你去了?。ㄋ凝執滓槭逯\上)
    龍  套      跟著將軍混,吃喝不用問!
    麻叔謀      今兒晚上跟著我搞個大家伙!
    龍   套     繩子、刀都準備好了!
    麻叔謀      咦哈哈!噓——
          (西皮散板)昨日里那只雞味道真香
                      今夜晚想辦法弄頭肥羊
          (白)跟著我走?。槭逯\引四龍套同下)
    韓擒虎      哦——伍賢侄,天助你也!
          (西皮散板)搭救他我何不趁此時候(寫書)
                      學伍員棄樊城你往吳國投
          (白)來,傳祝韌進帳!
    龍  套      祝韌進帳?。ㄋ凝執紫拢?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祝  韌(內)來也!
          (念)本是心腹人,十載隨其身
          (白)參見元帥!
    韓擒虎      不必多禮!現有書信一封,速速下至南陽關!
    祝  韌      是!
    韓擒虎      你要小心在意!
    祝  韌      萬無一失!
    韓擒虎      早去早回!
    祝  韌      末將喬裝去者?。ㄗmg下,韓擒虎一望)
    韓擒虎      哎,伍賢侄,至此,我也仁至義盡了?。n擒虎下,幕閉)

    【 第 十二 場   殉 節 】
              (二幕外
    伍云召(內二黃搖導板)月似鉤掛西樓燈殘如豆(二幕啟)
           (回龍)  怎能忘不共天殺父之仇
          (二黃原板)南陽關動干戈寥落星斗
    只殺得血如海尸骨成丘
    莫奈何據城池誓死力守
    似冰河凍三尺遏住飛舟
    命伍保陀螺寨搬兵求救
    卻為何到如今不見回頭
    聽譙樓又打罷三更時候
    望長空思爹娘淚濕衣袖(李鳳蘭上)
    李鳳蘭(二黃散板)十萬兵壓城外排山倒海
                      侯爺他數日來難釋愁懷
                      南陽關如累卵不可再待
                      尋話機勸官人盡快離開
          (白)侯爺,夜深露重,用杯水酒驅寒!
    伍云召      唉,心中有事,用它不下呀?。ㄍD正場,同坐)
    李鳳蘭      侯爺,傷勢如何了?
    伍云召      倒也無甚大恙!夫人病體如何?
    李鳳蘭      嗨,每況愈下,只恐來日不多了?。蓿?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伍云召      患難夫妻,相濡以沫。夫人你、你你你、你要珍重了?。ɡ铠P蘭噙淚點頭,伍云召同拭淚)
    李鳳蘭      適才為妻,城樓觀陣,只見隋軍,團繞三匝,把我南陽關,圍得水泄不通;眼下內無積粟,
                外無援兵,敢問侯爺,作何打算?
    伍云召      事已至此,只有背水一戰,拼個魚死網破!
    李鳳蘭      侯爺,寧為玉碎,可欽可敬,怎奈……    
    城頭軍(內)報——(上)
                啟稟侯爺:城樓射上書信一封,要侯爺親啟!
    伍云召      呈來我看?。ǔ穷^軍暗下)
          (念)恨楊廣,弒父篡逆
                嘆爾父,殺身取義
                憐賢侄,孤煢難立
                令老夫,扼腕嘆惜 (伍云召拭淚)
                看眼下,局勢已知
                到來日,必破城池
                乘此時,退避為是
                謀良機,復仇不遲
          (白)唔呀,若非伯父點醒,險誤大事!   
          (二黃散板)蒙伯父一席話醍醐灌頂
                      背轉身再告慰父母亡靈
    李鳳蘭(二黃散板)此時節已經是魚游沸鼎
                      望侯爺息烈性言聽計從
    伍云召      嗯!但不知,你我夫妻,殺奔何處為是?
    李鳳蘭      我父鎮守河北鳳鳴關,擁兵數萬,定能助侯爺東山再起!
    伍云召      嗯?。ㄉ运?,搖頭擺手)哎,不可!
    李鳳蘭      不知侯爺有何顧慮?
    伍云召      城外十面埋伏,敵軍云屯雨集,夫人疾病纏身,登兒尚在襁褓,我縱三頭六臂,只恐也要顧此失彼!
    李鳳蘭      侯爺你多慮了!
          (西皮流水)夫妻本是同林鳥
                      大難臨頭各奔逃
                      妾因病重嘗百草
                      早死不再受煎熬
                      你把嬌兒懷中抱
                      一路之上好照料
                      有朝一日冤仇報
                      妻在九泉也含笑
    伍云召       哎呀夫人吶!
          (西皮快板)我與你好夫妻情深似海
                      患難間決不會兩下分開
                      勸夫人你休再愁鎖眉黛
                      天大事有夫在(西皮散板)巧作安排(書童暗上)
    書  童      啟稟侯爺:父老求見!
    伍云召      哦,我曉得了,隨刻即到?。〞拢?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            夫人少待,我去去就來!
    李鳳蘭      送侯爺!
    伍云召      免?。ㄏ拢?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李鳳蘭(西皮慢二六)實可嘆我伍家連遭不幸
                        那一波未平息一波又興
                        怕的是城池破玉石俱損
                        無辜的小嬌兒也難生存
                        燃眉急在眼前亂了方寸
                        生死關愁的我五內如焚
          (白)也罷!昔日,伍子胥被困樊城,賈夫人懸梁自盡,劉皇叔敗走長坂坡,糜夫人縱身投井,今日,
                為侯爺復仇大業,為嬌兒能得活命,(哭頭)我啊——
           (回龍)  何惜一身
         (西皮散板)黃泉路奈何橋步步走近(欲墜樓,內伍子嚎啕痛哭,李鳳蘭聞聲止,靈芝抱伍子下場門上)
    靈  芝(西皮散板)少官人失聲哭所為何因(李鳳蘭接子抱,示意靈芝下)
    李鳳蘭      兒呀!
         (南梆子導板)恨楊廣行殘暴忠良荼害
         (南梆子原板)我的兒出世來多難多災
                  

      刀槍鳴馬長嘶把兒嚇壞
                       頃刻間母子們也要分開
                       抱嬌兒施一禮深深下拜
                       天保佑忠良后成人成材
                       臨別時教我兒再吃口奶
                       聽金雞唱三遍東方要白(李鳳蘭將子置于地,墜樓,伍子啼,燈光暗)

    【 第 十三 場   問 責 】
           (兩兵卒敲鑼相向急跑上高喊:不好了、不好了,伍云召跑了……
     (兩堂龍套兩邊上,兩碰頭,圓場下
           (尚師徒、宇文成都、韓擒虎、麻叔謀兩邊上
           (韓擒虎與麻叔謀、宇文成都與尚師徒一碰頭,韓擒虎與尚師徒、宇文成都與麻叔謀兩碰頭
    韓擒虎       嘟!可是營門失火!
    三  將       伍云召棄城而逃!
    韓擒虎       啊——豈有此理!
           (撲燈蛾牌)是哪個放走了籠中之鳥
    尚師徒(撲燈蛾牌)俺終日不卸甲達旦通宵
    宇文成都(撲燈蛾牌)一定是麻叔謀偷懶睡覺
    麻叔謀(撲燈蛾牌)我一夜沒合眼
    韓擒虎        做什么去了?
    麻叔謀(撲燈蛾牌)磨槍擦刀
    韓擒虎        嘿!
            (撲燈蛾牌)走脫了伍云召其事非小
    宇文成都(撲燈蛾牌)倒要看驚弓之鳥哪里逃
    尚師徒(撲燈蛾牌)攜定了四件寶緊催虎豹
    麻叔謀(撲燈蛾牌)麻叔謀左掄錘右手揮刀
    韓擒虎      務必追回!
    三  將      插翅難逃?。ㄈ龑⒂?,同返)
                元帥你呢?
    韓擒虎      待我跨馬提刀換征袍,咳咳,我還得先吃劑藥!
    三  將      嘿,老了?。n擒虎下,尚師徒、宇文成都同下)
    麻叔謀      我抄小道?。槭逯\下,幕閉)
    【 第 十四 場   力  戰  】
    伍云召(內西皮導板)披堅執銳破重圍(燈光一一亮,伍云召揣子上)
           (西皮散板)夫人殉節實可悲
                       擦干血跡搌干淚
                       棄城攜子奔河北(尚師徒上)
    尚師徒        伍云召,哪里走?
    伍云召        看槍?。ㄩ_打,尚師徒敗下,四龍套引麻叔謀下場門上,擋住去路,伍云召勒馬,伍子啼)
    麻叔謀        小崽子,哭也沒用,我今兒非收拾你們爺兒倆不可!
    伍云召        自尋死路!看槍?。槭逯\架?。?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麻叔謀        上?。槭逯\示意,四龍套同戰伍云召,同敗下,麻叔謀戰伍云召敗下,伍云召下,麻叔謀復上)
                  得,就這仨回合嚇跑了,你小子能耐敢回來,我就敢用左腳踹你,我鞋呢?(麻叔謀尋鞋下)
    【 第 十五 場   脫 殼 】
            (伍云召上
    伍云召(西皮快板)恨隋軍捕捉我窮追不舍
                      我好似脫鉤魚又遇網羅
                      緊加鞭打從這朱家莊過
    宇文成都(內)哪里走!
          (西皮散板)狹路上遇著我有命難活(宇文成都上,開打,伍云召不敵將?。?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 伍云召      啊,雄大哥助我!
    宇文成都    什么雄大哥?
    伍云召    “鬧花燈”殺死你弟宇文成惠的雄闊海呀!
    宇文成都    啊——他在哪里?
    伍云召      呶呶呶,他在那里呀!
    宇文成都    在哪里?來來來,待俺先摘了他的心肝泡酒??!
    伍云召      看槍!
    宇文成都    暗箭傷人!
    伍云召      失陪了?。。ㄏ?,宇文成都撫著傷口不追,龍套上)
    龍  套(同)大將軍傷勢如何?
    宇文成都    我呸!年年打雁,今朝被雁啄了眼!追?。執淄?,宇文成都下)

    【 第 十六 場  寄  子 】
           (朱燦扮周倉上
    朱  燦(念)假扮周倉,搭救忠良
          (白)俺,朱燦。只因楊廣篡位,斬殺了忠孝王爺伍建章,侯爺聞事,憤極而反。今,宇文成都
                二路兵馬已到,侯爺不敵,要棄城而走,我想這朱家莊乃是并經之路,故而俺扮成周倉模樣,
                就說是隨定了關老爺從天所降,將追兵嚇退,也就是了?。▋锐R聲嘶鳴)
    宇文成都(內)哪里走?。ㄎ樵普?、宇文成都同上,開打,伍云召?。?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            伍云召看镋?。ㄖ鞝N下山)
    朱  燦      去你的吧!
    宇文成都    來將通名!
    朱  燦      瞎了狗眼,不識俺,也不識掌中寶刀嗎?
    宇文成都    青龍偃月!到底何人?
    朱  燦      老子漢朝周倉、從天所降、要搭救忠良!
    宇文成都    喳、喳、喳!我的媽哎?。ㄍ祥E下)
    伍云召      多謝將軍相救!
    朱  燦      侯爺……俺是朱燦??!
    伍云召      哦,朱燦?為何這般的裝扮?
    朱  燦      聽人言講侯爺今日要棄城而走,是我在關帝神廟借來這口寶刀,詐稱周倉顯圣,才將他嚇退!
    伍云召      原來如此!
    朱  燦      啊侯爺,您出關來了,夫人呢?
    伍云召      哎,已盡節了!
    朱  燦      不知侯爺,意欲奔往何處?
    伍云召      河北鳳鳴王李子通,乃我岳父,我有心投奔與他!
    朱  燦      鳳鳴關,倒也去得,只是,跋山涉水,小公子怎經得一路風霜?
    伍云召      這……
     朱  燦      如若侯爺不棄,就將公子留下,小弟替你撫養!
    伍云召      如此多謝了?。ㄖ鞝N將接子,伍子啼)
                哎呀,我的兒??!啊、??!哎?。ü颍?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朱  燦      侯爺,您這是……
    伍云召(西皮小導板)話未出唇淚難忍
           (西皮流水)賢弟在上聽認真
                       楊廣做事人性泯
                       斬我父母和滿門
                       切膚痛  刻骨恨
                       此仇不報枉為人
                       子托賢弟河北奔
                       求你與他個飽和溫
                       有日仇報得相認
                       沒齒難忘你的恩
    朱  燦      侯爺,言重了!
          (西皮散板)不是侯爺施恩典
                      朱燦焉能有今天
                      公子視作骨肉看
                      侯爺上馬快加鞭
          (白)侯爺,此地不宜久留,您還是打馬走了吧!
    伍云召      如此拜別了!日后,伍保陀螺寨回來尋我,你就轉告他們,我奔鳳鳴關去了!
    朱  燦      記下了。侯爺,咱后會有期!
    伍云召      再見?。ㄎ樵普傧?,朱燦一望)
    朱  燦      哎呀且??!觀侯爺催馬走遠,不免將寶衣大刀送回便了?。ㄎ樽犹洌?br style="-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x-sizing: border-box;"/>            娃娃莫哭,娃娃莫哭?。。ㄖ鞝N下,幕閉)

    【 第 十七 場  回 朝 】
             (鑾駕上,四宮娥上,兩太監上,兩宮娥執障扇同楊廣上
    楊   廣(西皮搖板)先帝爺開新篇功蓋文景             
                      孤如今繼大統坐擁百城              
                      但愿得南陽關早日平定 (同歸內,宇文化及、楊素、邱瑞、張衡同上)
    四朝臣      吾皇萬歲!
    楊  廣      眾卿平身?。ㄋ某挤终緝蛇叄?nbsp;         
          (西皮搖板)刀入庫馬放山歌舞升平
      內  (白)韓老元帥得勝還朝!
    太   監     啟奏陛下,韓老元帥得勝還朝!
    楊   廣     鑾駕出迎?。ò她執咨?,麻叔謀、尚師徒上,宇文成都上,韓擒虎上,韓擒虎欲行禮,楊廣攙起)
                老元帥多受風霜之苦了?。顝V向韓擒虎敬酒,韓擒虎接過,祭天地,同轉金殿,分班,八龍套下)
    韓擒虎      臣啟萬歲:南陽叛亂已平,軍民人等皆已安置,現將印璽、麟符追回,交予萬歲定奪! 
    楊  廣      哦——孤,高枕無憂矣!
    韓擒虎      吾皇奉天承運!
    楊  廣      卿家之功也!加封平南王!
    韓擒虎      謝主隆恩!今有我朝,田園詩豪薛道衡,就平南之事,賦詩一首,臣欲奏知陛下!
    楊  廣      孤,愿聞其詳!
    韓擒虎      容奏!詩曰:
          (念)鼓鼙金柝爭奈何
                平亂全仗上柱國
                愿君內修御外患
                再莫干戈擾日月
    楊  廣      好個“再莫干戈擾日月”,孤自當修生養息!
    韓擒虎      有道是:一年動干戈,十載不太平!
    宇文化及    韓擒虎,你且住了!萬歲命你押解罪臣見駕,今竟不見擒來伍云召,哼哼,你該當何罪?
    楊  廣      是啊,為何不見罪臣伍云召?
    韓擒虎      這伍云召嗎?此事需問你子宇文成都!
    楊  廣      啊宇文成都,你快對孤王奏來!
    宇文成都    嗨!一言難盡??!自某奉了圣命,是馬不停蹄,風雨無阻,這到了南陽關——
    楊  廣      怎樣?
    宇文成都(念)驅勁軍,馳騁沙場
                  舞金镋,如虎趕羊
    麻叔謀      我說哥哥啊,萬歲爺問你伍云召怎么給跑了,您啰嗦半天,答非所問??!
    宇文成都    我呸!
    楊  廣      往下奏來!
    宇文成都    是!為臣戰敗伍云召后,四面圍城,只逼得伍云召,夫人墜樓,棄城攜子而走,為臣在后,
                手提金鳳镋,胯下紅渾獸,不顧山高,崖陡,水深,這林密,是緊緊追趕!
    楊  廣      嗨,伍云召是怎樣走脫的呢?
    宇文成都    這?
    文  武      你倒是講??!
    麻叔謀      這語言表達能力,真不行!
    宇文成都    他……我……嗨!
          (念)遇周倉,從天所降
                伍云召,遇難成祥
    麻叔謀      這兩句倒是干脆利索!
    邱  瑞      臣啟萬歲: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焉有神鬼相助之理!分明宇文成都所奏不實,當治欺君之罪!
    宇文化及    噯——雖無神仙鬼怪出沒,靈異暗昧之事,卻常見不鮮。前朝何太后死而復生,至今是未解之謎??!
    楊  廣      你二人不必為此頂本,宇文成都拳拳赤子誠心,定不負我,孤不加罪,封卿鎮殿王!
    宇文成都    吾皇萬歲!
    楊  廣      師徒自告奮勇,沖鋒陷陣,南陽之戰,功不可沒!
    尚師徒      微臣不敢!萬歲洪福齊天,元帥運籌帷幄!
    楊  廣      近前聽封!
    尚師徒      臣不求加官進爵!
    楊  廣      卻是為何?
    尚師徒      萱堂有訓訓,銘記肺腑!
    楊  廣      孤愿領教!
    尚師徒      萬歲容奏!
          (念)丈夫立世忠孝義
                功名利祿如云泥
                寧效要離刺慶忌
                莫學三國司馬懿        
    楊   廣     唔嚇,諄諄教誨,孤,身受了!加封你母,一品誥命夫人!
    尚師徒      臣,代母謝恩!
    宇文化及    啊,萬歲,我義子麻叔謀,首次出征,便殺敵無數,立下赫赫戰功,理應提拔栽培才是??!
    楊  廣      嗯!理當重用!只是,朝中無空職可授!
    麻叔謀      ???萬歲爺,您再好好想想唄,我還有很大潛力需要挖掘??!
    韓擒虎      啟奏萬歲:當年,下南陳還朝,伍云召文韜武略,先帝見愛,自認不可多得,遂恩命南陽侯,
                三關為帥,代理民事。今,伍云召自毀前程,棄南陽而走,麻叔謀亦是文武雙全,何不命其
                走馬上任前去擎天架海???
    麻叔謀      咦,我說帥爺爺,您這是向我啊還是害我???南陽關打死我,我呀,都不去了!

    楊  廣      卻是為何?
    麻叔謀      嗨,萬歲不知,容臣奏來??!
    (數板)并非是為臣不愿
                 這里面有個根源
                 南陽關百姓刁蠻
                 常和我結下仇怨
                 芝麻事星星點點
                 苦糾纏鬧個沒完
                 編民謠一天八遍
                 畫圖像貼墻上邊
    楊  廣       竟有這等之事?
    麻叔謀       我在那兒可是受夠了,你是不知道,他們編哪些個民謠多難聽???
          (念)麻叔謀臉丑心眼兒壞
                裝狗偷雞把蒜薹
                今后再到南陽來
       眾 (同)怎么樣?
    麻叔謀(念)吊在樹上嘴打歪(眾同笑,起哄)
          (白)您這兒笑什么???
      眾  (念)麻叔謀臉丑心眼兒壞 (麻叔謀向眾解釋,皆不聽)
                裝狗偷雞把蒜薹
                今后再到南陽來
                吊在樹上嘴打歪(麻叔謀向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揪著麻叔謀耳朵至舞臺中央,一腳把麻叔謀踢趴下)
                                          全    劇   終
                                                                        編   ?。盒?加 慶        
                                                                     2016、2、29—2016、3、29  
                                                                           于北京鳳凰城  
     

    熊家慶《南陽關》全劇劇本


    ×
    給作者送戲幣
    ¥1 ,用微信支付更換
    立即支付
    ×

    微信掃碼支付

    贊賞金額:¥2
    0

    精彩評論

    暫無評論...
    驗證碼 換一張
    取 消
    万人红黑大战app
  • <th id="q0dj2"><track id="q0dj2"><dl id="q0dj2"></dl></track></th>

  • <tbody id="q0dj2"><noscript id="q0dj2"></noscript></tbody>

  • <tbody id="q0dj2"></tbody>
  • 泰州 | 德清 | 安庆 | 台州 | 桓台 | 瓦房店 | 日土 | 商洛 | 楚雄 | 芜湖 | 玉林 | 姜堰 | 山西太原 | 灌南 | 云南昆明 | 防城港 | 图木舒克 | 宿迁 | 泰安 | 莒县 | 吉林长春 | 乌兰察布 | 潜江 | 临沧 | 宿州 | 呼伦贝尔 | 四川成都 | 辽源 | 吴忠 | 葫芦岛 | 武安 | 钦州 | 娄底 | 诸暨 | 常德 | 基隆 | 郴州 | 玉溪 | 浙江杭州 | 绍兴 | 荆门 | 神木 | 黔南 | 钦州 | 海南海口 | 阿里 | 邢台 | 湘潭 | 平潭 | 金昌 | 德宏 | 滨州 | 甘孜 | 黄山 | 肥城 | 宜昌 | 普洱 | 甘孜 | 桂林 | 广饶 | 牡丹江 | 中山 | 象山 | 巴彦淖尔市 | 定安 | 海东 | 滕州 | 河北石家庄 | 保亭 | 和县 | 溧阳 | 南阳 | 怒江 | 玉树 | 乐山 | 锡林郭勒 | 三明 | 扬中 | 潜江 | 大连 | 乐清 | 镇江 | 嘉善 | 六盘水 | 醴陵 | 庆阳 | 漯河 | 包头 | 乌兰察布 | 岳阳 | 台北 | 海西 | 泸州 | 十堰 | 天门 | 黔西南 | 西藏拉萨 | 肥城 | 宁波 | 巢湖 | 钦州 | 忻州 | 定西 | 琼海 | 龙口 | 宣城 | 大庆 | 保山 | 招远 | 海南海口 | 福建福州 | 阜新 | 池州 | 和县 | 朔州 | 象山 | 曲靖 | 东莞 | 临汾 | 淮安 | 许昌 | 定西 | 海东 | 铜陵 | 景德镇 | 禹州 | 定州 | 天门 | 白山 | 贵港 | 铜川 | 儋州 | 长葛 | 岳阳 | 株洲 | 乳山 | 锦州 | 鄢陵 | 黄石 | 周口 | 盘锦 | 临沂 | 海西 | 定安 | 聊城 | 岳阳 | 甘南 | 晋城 | 文山 | 徐州 | 甘孜 | 招远 | 东莞 | 乳山 | 昭通 | 阿勒泰 | 江门 | 金昌 | 澄迈 | 日喀则 | 阜新 | 玉树 | 喀什 | 宝应县 | 曲靖 | 云南昆明 | 石狮 | 邵阳 | 陕西西安 | 漯河 | 宁国 | 山南 | 济宁 | 陇南 | 曲靖 | 安岳 | 海拉尔 | 黑河 | 沛县 | 东阳 | 山西太原 | 天长 | 湖南长沙 | 荣成 | 海南 | 怀化 | 新余 | 朝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馆陶 | 禹州 | 阿拉尔 | 潮州 | 台北 | 潮州 | 吉林长春 | 昌都 | 大庆 | 博尔塔拉 | 库尔勒 | 攀枝花 | 庆阳 | 白银 | 固原 | 垦利 | 泗阳 | 大连 | 牡丹江 | 绥化 | 丽水 | 嘉兴 | 乐清 | 西藏拉萨 | 西藏拉萨 | 沧州 | 济南 | 宁夏银川 | 乌兰察布 | 潍坊 | 陕西西安 | 贵港 | 平凉 | 新余 | 枣阳 | 南京 | 邹城 | 神农架 | 澳门澳门 | 绍兴 | 新乡 | 汉中 | 枣庄 | 钦州 | 咸阳 | 定安 | 靖江 | 台州 | 南阳 | 防城港 | 神木 | 自贡 | 上饶 | 启东 | 香港香港 | 信阳 | 新泰 | 河北石家庄 | 红河 | 鄢陵 | 赵县 | 济源 | 滁州 | 克拉玛依 | 单县 | 龙口 | 淮南 | 阳春 | 宁波 | 海东 | 滨州 | 仙桃 | 大庆 | 丹阳 | 石狮 | 诸城 | 邵阳 | 济南 | 兴安盟 | 衡水 | 雄安新区 | 和县 | 毕节 | 澳门澳门 | 台山 | 琼海 | 滨州 | 曹县 | 嘉善 | 济源 | 遂宁 | 台南 | 山南 | 赤峰 | 宁波 | 江门 | 延边 | 酒泉 | 连云港 | 黄石 | 茂名 | 馆陶 | 平凉 | 自贡 | 景德镇 | 湖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和田 | 孝感 | 保定 | 玉树 | 仁怀 | 荆门 | 偃师 | 义乌 | 嘉善 | 渭南 | 伊犁 | 亳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驻马店 | 乳山 | 天长 | 铁岭 | 改则 | 庄河 | 乐平 | 山南 | 黑龙江哈尔滨 | 黄南 | 万宁 | 钦州 | 蓬莱 | 基隆 | 周口 | 芜湖 | 大同 | 凉山 | 汝州 | 海拉尔 | 雅安 | 通辽 | 临汾 | 福建福州 | 襄阳 | 张掖 | 泉州 | 恩施 | 迁安市 | 南安 | 兴安盟 | 单县 | 海北 | 黑龙江哈尔滨 | 大连 | 铁岭 | 徐州 | 资阳 | 汉川 | 衡阳 | 乌兰察布 | 义乌 | 庄河 | 包头 | 金华 | 五家渠 | 东方 | 株洲 | 七台河 | 菏泽 | 晋城 | 陇南 | 云南昆明 | 张北 | 河池 | 吉林长春 | 昆山 | 濮阳 | 汉中 | 东阳 | 丹东 | 宣城 | 吉林长春 | 台中 | 延边 | 绍兴 | 株洲 | 永新 | 抚顺 | 德州 | 萍乡 | 吉林 | 永州 | 锦州 | 六安 | 庄河 | 济源 | 神农架 | 中卫 | 沧州 | 嘉善 | 吴忠 | 遵义 | 齐齐哈尔 | 顺德 | 肥城 | 简阳 | 莒县 | 宿州 | 赵县 | 定西 | 新泰 | 邢台 | 驻马店 | 铜仁 | 邹城 | 酒泉 | 台州 | 烟台 | 那曲 | 海丰 | 赵县 | 安阳 | 东阳 | 绍兴 | 克孜勒苏 | 靖江 | 芜湖 | 兴安盟 | 台南 | 山西太原 | 漯河 | 张北 | 宜春 | 项城 | 灌云 | 连云港 | 荆州 | 衡阳 | 义乌 | 灵宝 | 芜湖 | 保定 | 厦门 | 吕梁 | 崇左 | 安康 | 漯河 | 扬中 | 玉树 | 龙岩 | 顺德 | 武安 | 红河 | 燕郊 | 醴陵 | 沧州 | 神木 | 龙口 | 阿拉善盟 | 兴安盟 | 伊春 | 鄢陵 | 徐州 | 舟山 | 辽源 | 赵县 | 石河子 | 宣城 | 潮州 | 阜新 | 伊春 | 大丰 | 衡水 | 云南昆明 | 吕梁 | 淮南 | 毕节 | 广汉 | 迁安市 | 潍坊 | 库尔勒 | 仁寿 | 芜湖 | 资阳 | 萍乡 | 桓台 | 诸暨 | 宁德 | 保定 | 鄂州 | 阿拉善盟 | 深圳 | 黔东南 | 莒县 | 仁怀 | 普洱 | 眉山 | 安康 | 浙江杭州 | 肇庆 | 咸阳 | 溧阳 | 垦利 | 黄山 | 张家界 | 濮阳 | 锡林郭勒 | 象山 | 安阳 | 来宾 | 孝感 | 固原 | 哈密 | 衢州 | 黑河 | 铜川 | 泗阳 | 黄南 | 台山 | 金坛 | 新沂 | 和田 | 昭通 | 松原 | 延边 | 张北 | 巢湖 | 沧州 | 三沙 | 佛山 | 长兴 | 长垣 | 阿里 | 通化 | 临沂 | 乳山 | 文昌 | 益阳 | 普洱 | 吉林 | 烟台 | 阿里 | 赣州 | 山西太原 | 攀枝花 | 台湾台湾 | 沧州 | 莆田 | 延安 | 德阳 | 阿拉尔 | 海拉尔 | 新泰 | 如皋 | 杞县 | 临沧 | 高雄 | 常德 | 丹阳 | 延边 | 松原 | 绵阳 | 丹东 | 延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安吉 | 山西太原 | 随州 | 屯昌 | 眉山 | 西双版纳 | 张掖 | 泰州 | 鹤岗 | 眉山 | 伊犁 | 揭阳 | 秦皇岛 | 沭阳 | 简阳 | 林芝 | 保定 | 昭通 | 灌南 | 昌都 | 苍南 | 荣成 | 徐州 | 中山 | 安岳 | 包头 | 黄冈 | 海拉尔 | 蓬莱 | 咸宁 | 临夏 | 株洲 | 克拉玛依 | 和县 | 泉州 | 五家渠 | 威海 | 神农架 | 长垣 | 定安 | 溧阳 | 景德镇 | 东方 | 秦皇岛 | 石河子 | 武夷山 | 清远 | 图木舒克 | 镇江 | 南京 | 迪庆 | 锦州 | 河源 | 乐山 | 庄河 | 昌都 | 遵义 | 伊犁 | 克孜勒苏 | 湘西 | 湘潭 | 天水 | 德清 | 顺德 | 东海 | 喀什 | 阿拉尔 | 河源 | 明港 | 盐城 | 贵州贵阳 | 常州 | 通辽 | 哈密 | 松原 | 靖江 | 滁州 | 陕西西安 | 安徽合肥 | 香港香港 | 泰州 | 鄂尔多斯 | 榆林 | 永州 | 宝鸡 | 商丘 | 孝感 | 新疆乌鲁木齐 | 贵港 | 玉树 | 信阳 | 启东 | 济源 | 西藏拉萨 | 鄂尔多斯 | 锡林郭勒 | 辽阳 | 巴中 | 高雄 | 焦作 | 德宏 | 兴安盟 | 大兴安岭 | 安岳 | 公主岭 | 宁夏银川 | 南平 | 宝应县 | 双鸭山 | 嘉峪关 | 禹州 | 崇左 | 晋城 | 新沂 | 山东青岛 | 普洱 | 滁州 | 荆门 | 永州 | 金昌 | 象山 | 盘锦 | 濮阳 | 宝鸡 | 清远 | 新余 | 绵阳 | 泸州 | 包头 | 济南 | 铜仁 | 鹤岗 | 清徐 | 亳州 | 柳州 | 海宁 | 石狮 | 阿拉善盟 | 那曲 | 六安 | 常州 | 长治 | 靖江 | 楚雄 | 榆林 | 天门 | 乳山 | 临海 | 延安 | 单县 | 抚州 | 三沙 | 保定 | 十堰 | 荆州 | 泗阳 | 琼海 | 锡林郭勒 | 石嘴山 | 安庆 | 南阳 | 哈密 | 白山 | 内江 | 漯河 | 鄢陵 | 燕郊 | 博罗 | 聊城 | 包头 | 兴安盟 | 邹平 | 阿拉尔 | 改则 | 琼中 | 克拉玛依 | 唐山 | 台湾台湾 | 嘉峪关 | 咸宁 | 镇江 | 宁波 | 山南 | 明港 | 固原 | 林芝 | 汉川 | 台湾台湾 | 张北 | 兴安盟 | 商洛 | 松原 | 昌吉 | 扬中 | 燕郊 | 大兴安岭 | 新余 | 宝鸡 | 吐鲁番 | 曲靖 | 衢州 | 高密 | 来宾 | 天门 | 本溪 | 武安 | 长垣 | 莱州 | 滁州 | 广元 | 安徽合肥 | 西藏拉萨 | 宁德 | 张家口 | 垦利 | 新沂 | 聊城 | 公主岭 | 琼中 | 邳州 | 安吉 | 定安 | 绵阳 | 宁德 | 莱芜 | 阿拉尔 | 莱州 | 洛阳 | 庄河 | 潮州 | 昌吉 | 保山 | 百色 | 张掖 | 南阳 | 泗阳 | 德州 | 贵港 | 长治 | 馆陶 | 景德镇 | 庆阳 | 德宏 | 义乌 | 江西南昌 | 马鞍山 | 延安 | 林芝 | 新乡 | 包头 | 梧州 | 伊春 | 哈密 | 泸州 | 揭阳 | 潮州 | 徐州 | 基隆 | 扬中 | 株洲 | 台州 | 靖江 | 乐山 | 青州 | 昭通 | 海南 | 广安 | 瑞安 | 临海 | 临汾 | 聊城 | 保定 | 长兴 | 玉环 | 白银 | 包头 | 济南 | 株洲 | 高雄 | 平潭 | 衢州 | 台中 | 运城 | 乳山 | 崇左 | 如东 | 苍南 | 阿拉尔 | 宝鸡 | 宣城 | 鸡西 | 营口 | 芜湖 | 牡丹江 | 定安 | 甘肃兰州 | 临猗 | 铜川 | 东营 | 长垣 | 普洱 | 辽宁沈阳 | 梧州 | 德清 | 甘南 | 抚州 | 营口 | 昭通 | 醴陵 | 阜新 | 克拉玛依 | 吐鲁番 | 鸡西 | 通化 | 果洛 | 洛阳 | 大连 | 深圳 | 寿光 | 攀枝花 | 玉环 | 姜堰 | 榆林 | 大连 | 山东青岛 | 保定 | 义乌 | 建湖 | 台山 | 眉山 | 兴安盟 | 烟台 | 昆山 | 连云港 | 平顶山 | 瓦房店 | 衡阳 | 文昌 | 桂林 | 株洲 | 昌都 | 抚顺 | 巴中 | 金坛 | 梧州 | 衡阳 | 阜新 | 沧州 | 淄博 | 萍乡 | 定安 | 鹤壁 | 仙桃 | 漯河 | 揭阳 | 琼中 | 张家界 | 清远 | 海拉尔 | 日喀则 | 高密 | 五家渠 | 肥城 | 洛阳 | 延安 | 阳泉 | 东台 | 咸阳 | 台北 | 新沂 | 迪庆 | 改则 | 潜江 | 武威 | 扬州 | 商洛 | 中山 | 漯河 | 中卫 | 盐城 | 屯昌 | 伊犁 | 丽水 | 桓台 | 安庆 | 泰安 | 图木舒克 | 安岳 | 平潭 | 大同 | 温岭 | 白山 | 湘西 | 仙桃 | 南京 | 张家口 | 武夷山 | 嘉兴 | 迪庆 | 河池 | 秦皇岛 | 河源 | 果洛 | 泗洪 | 驻马店 | 昌都 | 五家渠 | 秦皇岛 | 天长 | 哈密 | 保定 | 和县 | 山东青岛 | 塔城 | 燕郊 | 连云港 | 许昌 | 湘潭 | 任丘 | 赤峰 | 白山 | 青海西宁 | 单县 | 昭通 | 永州 | 大庆 | 阿拉尔 | 安阳 | 三沙 | 眉山 | 广州 | 日土 | 毕节 | 大丰 | 锡林郭勒 | 澳门澳门 | 江苏苏州 | 丹东 | 金昌 | 博罗 | 枣庄 | 铁岭 | 张北 | 咸宁 | 巴中 | 诸暨 | 齐齐哈尔 | 贵州贵阳 | 包头 | 永康 | 南充 | 汉川 | 佳木斯 | 乌兰察布 | 阳江 | 赤峰 | 馆陶 | 任丘 | 黑龙江哈尔滨 | 黑河 | 阜新 | 灌南 | 克拉玛依 | 临海 | 启东 | 内江 | 齐齐哈尔 | 安顺 | 灵宝 | 嘉峪关 | 长垣 | 伊犁 | 海北 | 襄阳 | 天门 | 阿拉尔 | 营口 | 海北 | 阳江 | 曲靖 | 长垣 | 徐州 | 江西南昌 | 温岭 | 绵阳 | 济南 | 桐乡 | 乐平 | 玉林 | 唐山 | 阿里 | 永州 | 渭南 | 通辽 | 保定 | 本溪 | 十堰 | 河南郑州 | 大庆 | 乐清 | 昭通 | 三河 | 黔南 | 日土 | 宁夏银川 | 鞍山 | 德阳 | 庄河 | 东方 | 惠东 | 宣城 | 衡水 | 云南昆明 | 江苏苏州 | 镇江 | 莱芜 | 霍邱 | 和县 | 陕西西安 | 内江 | 德州 | 凉山 | 吉林 | 阜新 | 承德 |